换爸爸

昨天晚上颖妹告诉我,晚晴说如果我的爸爸和曦曦姐姐的爸爸能够交换一下那该多好啊,我问晚晴为什么,她说因为曦曦的爸爸给曦曦买了麦片、糖果……

开始时,我也没太在意,还跟晚晴开玩笑说,“好吧,那就换吧,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管我叫爸爸了,你就管我叫叔叔吧!”可是一天下来,慢慢回味,越来越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其实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因为我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人,不过想多想少都是自己心里面的事,对旁人又造不成太大伤害,又有何防呢?只要绕进来还能再绕出去,别把自己绕晕就好了!

还记得晚晴第一次向别人描述自己的爸爸是这样说的:“我的爸爸是最厉害的,他能把我举得很高很高!“虽然知道那微不足道,可是听女儿用稚嫩的语言以无比崇拜的口气说出来,还是感到很骄傲;现在,她长大了3岁,学会了享受美味,为了糖果和麦片,想要交换爸爸——我当然知道她那样说时只是不经意的、开玩笑的、调皮故意的。糖果和麦片我也当然可以买,但是等她再长大一点,懂得了更多的时候呢?

妈三岁生日

​没有了往日的喧闹,生活,再次归于平静,
长长的玉米垄,就像你走过的,几十年人生。
从头到尾,把一颗颗金黄的玉米,掰下来放到地上,
才能体会,丰收的满足和艰辛!

夕阳映照下,晚晴自顾自乐在其中,
尽头的小树林里,早已没有了我,小时候的踪影。
曾经的大河已经枯干,蜿蜒的小路变得笔直平坦,
沧海桑田,时代变换,原来是这么突然。

一个小饭馆,两大桌酒菜,四代人血脉相连,
大人招呼,孩子捣乱,男人喝酒,女人聊天。
五姐妹中少了你,同样的氛围就有不同,
现在满眼愈发冷清,以前却是无限繁荣。

亮在前边掌舵,爹和晚晴在后面坐,
我骑车断后,小院在老地方守候。
既是开往美好的从前,又是驶向灿烂的明天,
载着沉淀淀的丰收。

曾经的秋风黄叶下,满怀梦想,
却只能暗自鼓励好好学习;
如今的金色余辉里,越来越觉得,
可以开始做点事情!

关于观察与判断

时间就是一台发动机,只要时间不停止,变化就不会停止。我们在任何一刻所做的任何判断——无论是远在天边的,还是近在咫尺的,无论是摸得着看得见的,还是内心深处无法言表的——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过时。世间万物的多样和复杂,使得我们根据所谓经验所做出的或采取的行为,都可有可能是一场刻舟求剑。

最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通过持续地观察所获得的信息和冷静的思考,来不断地调整自己的看法。永远不要认为其他人和周围的事物会一成不变,永远不要自以为是地对其他人和事下一个“定论”,不管这结论会对自己产生负面的还是正面的影响,都不要去相信这“眼前”,以免自己过分小心或疏于防范。

同样的,也不要对自己下定论。每一个今天,都是明天的基础,每一个当下,都会对下一个产生影响。生活不会一成不变,天使或魔鬼也不会突然出现。生活的精要在于,“抓小放大,化繁为简”。

羞内冷,悲恐欲,
愤骄勇,淡主宽,
明爱喜,平开天,
细观察,一二三。

假如我今天没有离去

  • 好好爱惜身体。
  • 好好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 不欠谁的,就是自由。
  • 努力做好一件事。

假如我今天离去

  • 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人世间最大的骗局就是长久。
  • 爹有亮,亮有巧妹,我可以放心了。
  • 颖妹和晚晴怎么办?
  • 这一世的情缘,我带给了她们什么?
  • 我这虎头蛇尾的、短暂的一生,上天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安排?
  • 伟哥这个大“债主”真是倒霉。
  • 不过,我也只能说:抱歉了,各位!
  • 我们都在上天的掌握之中。说不定,我的离去会带给你们好运;也说不定,我们还会在轮回中相遇!
  • 妈,我来了!

高大的窗口,流入满满的、柔和的、洁白的光,墙壁、地板和台阶,在白光的背后,变成单纯的灰色背景—这里,就是天堂。

在窗前,我接过用一尘不染的白布拖着的、熟睡着的、尚未睁眼的婴儿,走下台阶,转过一条走廊,打开一扇门,再穿过另一条走廊,把安详的它,送到它将要出生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是谁,来自哪里,去向何方,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工作”,宁静,简单,不知日月,没有时间。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枯燥和疲惫,每一次端详着同样一尘不染的小脸儿,心里都充满喜悦,春天般的幸福画卷,就浮现在眼前。

关于亲密关系

人生之路渐行渐远、渐繁渐险,所以越到后来越难遇行人、越少有同伴,也是件很正常的事;而此时,也更加可以放开心胸,大声歌唱。

亮结婚,我和妈一起,站在村口,迎接宾朋,真好!(@_@)

页面

订阅 LFRE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