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没有义务忠于任何个人或组织,你只需执着于自己的理想、信念和责任。一切试图引导你向某某尽忠的行为或言论,都是有目的的。

强势?弱势?

深圳傍晚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三岁小孩出去散步,孩子在前面跑,结果一声巨响被一辆车撞得鲜血流了一地,当场死亡,父母吓呆了,半天不能动弹。肇事者逃脱一晚上后自首—醉驾者的惯用伎俩。 

不禁YY:酒驾之所以屡禁不绝,可能与驾驶者的心里优势有很大关系,第一他不怕人撞车,因为人撞不过车;第二即使撞了人也可以或者可能通过某些手段摆平。如果让他醉酒驾车去闯地雷阵,估计他也不太敢,除非他真的喝得神智不清,不过这时他应该也操作不了离合器与油门了。当然有的行人也有心里优势,以为你就是不敢撞我,这对于正常的司机是成立的,但对于不正常的就不成立了,我就是敢,“撞倒几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所以还是开车的优势大一些。

这种优势与劣势、强势与弱势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在倡导尊重每一个体的场合下还是应该尽量避免,比如职业拳击赛会分重量级、次重量级、轻重量级等多个级别。当然马路上也有人行道,不过画在路上的人行道和车行道交叠在一起,而且很多路口的交通灯设置自相矛盾,行人和车辆可以同时通过,这样就还是有强势和弱势的冲突。

那怎么办呢?第一可以把车行道与人行道绝对分开,类似现在城市中的自来水管道,所有的车辆在管道中跑,这样从根本上杜绝了强弱势的冲突,不仅可以避免交通事故,还可以省去那么多交警和城管们的麻烦。

与之能够进行可以化解孤独的交往,才称得上是朋友;不因停止交往而疏远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有效沟通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如果不能有效沟通,那还不如不沟通。

江西醉驾致四人死亡——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对年轻情侣,肇事者带着一身酒气下车后说“不就撞倒几个人吗,老子赔钱就是了……”

不禁YY如下:如果A和B是争夺同一块食物的野兽,他们可以互相残杀;如果A是奴隶主或皇帝,B是奴隶或子民,A对B可以任意宰割;如果A是军阀战犯或是白人庄园主,B是俘虏或是黑奴,A杀死B可以随心所欲;如果A是胡图族民兵,B是图西族平民,A杀死B可以像踩死蟑螂一样容易。但我就不懂了,在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里,在没有触犯可以被判处死刑的法律前提下,生是公民的最基本权利,那究竟是什么可以让一个生命把另外一个生命看得如此轻贱?我认为对于这种因为无视他人生命而剥夺了他人生命的,必须予以严惩,必须以另人同等痛苦的方式一命还一命,才不失国法,不失天理。

2013年8月/22岁/大学二年级结束
习惯了饭来张口,
不懂得体谅与付出,
不习惯处理生活琐事,
不懂得珍惜与家人在一起,
强烈的自以为是,
不知道人情礼貌,
不知道替人着想,
懒、宅与严重的手机控,
很多不切实际,
很多青涩无知,
……
喜欢音乐,
爱看书,
有梦想,
有自信,
乒乒球打得挺专注,
有自我反省意识,
……

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就三十多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也就十几二十年。看看改革开放前后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看互联网从无到有对社会产生的深刻影响,就知道三十年其实很长,可以发生的事会有很多,而我们很多人现在感叹韶光易逝、自称老了,其实为时过早。真实的情况是“我们还年轻,我们很直溜”—当然前提是要懂得珍惜时间!

人需要一个伴儿,无论是无聊时、寂寞时、还是孤独时。当他/她找到了这个伴儿,并且一方对另一方的关心达到了“第三境界”,他们之间的爱情便是完美的爱情。

应该每个人都有自己真正关心的对象。

关心他人的方式方法各种各样、因人而异,但似乎并不是每一种都是那么“有效”的,因为我们经常会看到“因爱生恨”的情况,经常会听到有人说“把好心当成驴肝肺”。

经过这么多关心与被关心的经历,我觉得关心一个人可以分为三个境界:第一境界是接受与理解;第二境界是鼓励与支持;第三境界是正确的引导与启发。达到了第一境界,对于他(或她)做错的事,虽然不认同,但我知道他必然有他的道理、有他的难处,所以我不责备他;达到第二境界,我知道他是善良的、优秀的,他一定会努力做到更好,所以我除了不责备,还会给他以鼓励和支持;达到第三境界,我除了鼓励和支持,还会以自己的学识和修为、精力与时间,跟他共同克服困难、解决问题。那种“一句话你这样做,否则就冷眼、责骂甚至殴打”的自以为的所谓“为你好”,其实是狗屁!

页面

订阅 LFRE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