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颖妺之高度

有句话说“一个人只要还在读书就不会彻底堕落”。我也有个类似的信念,就是“相爱的两个人,只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并且都愿意自我反省和改进,那么无论他们当前有什么样的差距和困难——不管是经济上的还是观念上的,年龄上的还是环境上的——就都不是问题,都可以通过两人的共同努力来解决。

回头一看我和颖妺从认识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从第一次见面时的相互毫无感觉,到现在颖妹已然成了我学习与工作的精神支柱之一,我想这其中推动我们之间不断朝正方向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是我们不经意间和无意识之中奉行的一条原则,就是从不刻意地迁就对方,无论喜欢还是不满,有了就表达出来、发泄出来,从不违心。而这样做背后的关键支撑就是事情过后的“自我反思”和“自我修正”。

“婆媳关系”一直是一个很难处理好的问题,起码在我所接触到的案例中是这样。但我相信俺老妈,同时也有这个自信,同时更相信颖妹,可以解决好这个问题。所以晚晴出生后,在我的强烈推动下,颖妹带着晚晴去到河北老家开始了她的“冒险”之旅。

之前颖妹都是跟我一起回家的,时间最长也没有超过一个月,我们家的环境跟她们家也很不一样。现在一个半月过去了,她的不习惯与不满已经达到了“极限”,我的开导也不起作用了——终于,闹起了情绪……爸发短信问“怎么了,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饭也不吃”,我说“可能不太习惯,不用管她,过两天就好了。”

告别钜丞的年轻朋友们

离合悲喜崎岖路,
钢冷消融易碎心。
我愿千金得固友,
天将厚意犒辛勤。
大锅三载浑如电,
年老倏忽又一春。
度尽劫波兄弟在,
相逢知是钜丞人。

“‘沟通是接受者的行为’这一论断揭示:除非信息的本意被接受者理解,否则沟通就没有完成。沟通的困难在于个体的特殊性,没有两个人观察世界的方法是完全一样的。换句话说,我们的感觉是我们独有的,它反映了构成我们现实的全部经验。反过来说,其他人的所见所闻也受到他们自身经验的制约。在信息传递过程中,由于信息源与接受者在经验与背景方面存在差异,原意信息和感知信息之间很少会完全一致。”

矛盾是永远都存在的,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问题是一直要解决的,这就是人生。认清了这一点,欢迎问题,拥抱问题,出现了问题乐观、积极、主动地去解决,“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彻底摒除或者快速化解问题、矛盾所带来的不安、悲观与恐惧情绪—做到了这些,应该就会一步步地走向成熟和成功。 —The Edge ...

极限狂飙

10分钟过去了,还是不见K3的踪影,难道这司机以前是开跑车的?

不过我的的士司机也不错。只见各种各样的大小车辆,统统向我们后面飞快闪过。车子左冲右突,我紧紧抓着车内的扶手以免被甩出去,边提醒这位长得帅气肌肉结实的小伙子,“还是要安全第一,安全第一……”他微微一笑,很自信的样子,“我知道,放心吧!”然后一脚狠踩油门……

我本以为的士可以很快地追上公交的,眼看到了拱北,心里有点着急。一来时间拖得越久,经过的站越多,上下车的人就越多,找回来的可能性就越小;二来的士的计价表也在随着车速狂飙,而我身上只有50块钱。

临近终点站,终于看到曼妙的K3,在马路对面众多公交巴士的簇拥中,微笑着缓缓离去。此时我直接下车冲过去已经来不急了,只能调转车头继续追,而这里的士不能直接掉头,必须穿过几条满是行人的拥挤小巷,拐一个大弯……

眼看就要到手了,却又被它跑掉,心里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把东西落在车上了,虽然都值不了多少钱,但是一件物品还没有发挥它的使用价值就让它凭空消失,实在是心有不甘。

今天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下了车走出了一段路,准备去吃晚饭了。先是一阵懊悔,然后突然意识到,才刚刚过去五分钟,说不定有希望找回来,既然有希望,为什么不试试呢?难道要再留下一个遗憾?

关于攒钱的思考 -听完郭德纲相声《穷富论》

人人都把父母和子女做为和自己一样的、必须支出对象的话,那么人的收入和支出这个过程就是一个永恒的过程。所以就不存在“收入到某个程度,然后就说,好啦,我以后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花钱享受就可以了”这样的情况。因为不管你攒了多少钱,只要支出不断,就会有用完的一天,到时候你终归要去想办法赚钱,无论是去打工去投机,还是去偷去抢——当然,这里的“你”可能是你的儿子、孙子或重孙子……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根本不可能有“一劳永逸”,自然的情况就是,“劳逸结合——劳一阵儿、逸一阵儿”(前提是要能保证一个基本时间段内的收入大于支出),“劳”是你在“收入”,“逸”是你在“支出”。但其实这不是一个最好的状态,最好的状态当是“劳逸融合”——去做你喜欢做的事(喜欢则“逸”),并用它来保障生活。@_@

可爱的亮之思想

看完路遥《平凡的世界》后感触很深,和少平比起来,自己的一切困难都不是困难了。

于是推荐亮也看一遍,可是在电话里他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他说他以前看过介绍,觉得没啥意思,而且不爱看小说。之后问过他几次有没有看,他一直搪塞,索性我也就不再问了。心想还是等他自己去发现吧,说不定在这个年龄可能正处于逆反的高峰期,自以为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尤其是说教强烈抵触。

今天打电话时,聊着聊着又聊到看书。他说他现在用手机看书很方便,之前下载了个看书的软件,《平凡的世界》看到第29章时,后面就收费了,然后到网上搜,一搜就找到了,而且是免费……

我很惊讶,赶忙问他,“你在看《平凡的世界》吗?觉得怎么样?你不是说你不喜欢看小说吗?”“嗯,挺好的。我发现我之前对小说的认识有点偏差,因为我之前接触的小说都是那些描写校园里的、很不切实际的东西,而《平凡的世界》很贴近生活,其中的很多场景很有可能就在你身边发生——我发现我现在也有点喜欢看小说了……”“我还以为你的心已经被封死,听不进去任何建议了呢……”他嘿嘿一笑,“我是那样的人吗?”

……

送秋妮

秋风未见凉,
泥土依然香。
不怕黄昏近,
老来更张狂。

2011年过年

在西安家里短短的5天生活结束了,来之前曾一度不想回来,到了离开时,一股发自心底的不舍,却已弥漫了一整天……

北方大部分地区,从腊月二十八开始的降雪,持续了两三天,气温骤降。除夕的晚上,进家门的第一感觉就是冷,无处躲避的冷,因为新盖起的大房子,还没有装暖气或是空调。一条很厚的保暖秋裤加一条厚毛线裤,在珠海可以把人捂到发霉,到了家却根本阻挡不了咄咄逼人的寒气。

不算丰盛的几样菜摆上桌,外加一盆蒸得发黄的馍,还是有点不大习惯——在河北的农村,除夕夜都是包饺子,而且妈会做一年中最好的菜,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而在陕西,除夕夜的主食不是饺子,是包子,用陕西话说就是“馍”——没过一会儿,饭菜的那点儿有限的热乎气儿面对冷空气的包围,就像羊入虎口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八点钟,春晚的序幕准时拉开,只不过没有了赵本山的期待,索然无味。那些主持人们却很活跃,耍着老掉牙的包伏好像自己是赵本山一样,一张张老脸笑得虚伪又恶心。正在哆哆嗦嗦夹菜的时候,突然又停电了。刚刚还想赶紧吃完钻进被窝,现在这唯一的希望也被击破——电热毯不能用,被窝也一样冷。穿着羽绒服,裹着两层棉被躺在床上,黑暗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切身的寒冷让我想不起任何东西。不知到什么时候睡着的,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

页面

订阅 LFRE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