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ree的博客


昨天和国玮、春哥把V12的物品都处理完了,这算是一个正式的结束吧。

从当初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的一无所有,两年的时间过得真是快!尤其是大学毕业十年的同学聚会,正在被西安的同学们热闹地策划着。

从今年一月份接入UC之后开始,二月积极,三月探索,四月迷茫,五月坚持,六月冷眼旁观,七月反求诸已,再一次对产品失败的成功预感,算是唯一的成功了。

有事情做的时候,可以蒙住眼睛奔跑,被迫停下来时,才发现自己好像被绑住了手脚,吊在半空,下面是责任,上面是妈的牵念……

年龄的增长,使身体向死亡走近了一步;妈的先行,却替我拔开了“回归”路上的迷雾。再一次站在十字路口,也有对未知的激动,也有对不确定的担忧,但更多更深沉的,像是面对雨后一望无际的泥泞,虽然可以轻身飞过,但满目的荒凉、窒息的压抑,却让人踟躇……

时间啊,我越来越依赖你这副良药了!

“人是被际遇推着走的”,只能解释身在何处;此时此刻的内心状态,则全是自己一手造成。

悔恨、挣扎、痛苦、失落,哪一样与自己脱得了干系?别人犯错是别人的事;让别人的错误影响到,就是自己的事,如果再以自己犯错去影响别人,就更加不好了。

世上的因果错综复杂,正如那首歌所唱的:“不要说你错,不要说我对,恩恩怨怨没有是与非”,自己的世界尚且不明,又怎能对他人妄加判断呢?

“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已……”圣人不愧为圣人!

  • 真正关心一个人生日的人,不是他自己,也不是他的爱人或朋友,是他的母亲。
    这一个生日,是我生日的祭日。
  • 前天晚上颖妹和晚晴从西安回来;在她们回来之前,《卡尔威特的教育》第二次阅读完成;今天,是我真正做为一个爸爸的开始。

晚晴成长语录:两岁2个月~两岁4个月

【2岁2个月】最近她的联想非常丰富。看到故事书上的老鼠,她就开始背“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看到天上的星星,她就开始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有一次经过的路边墙上开满了牵牛花,她马上兴奋地唱“小螺号,嘀嘀嘀吹……”更有甚者,把她驼在脖子上的时候,她竟然“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都不骑……”

【2岁2个月】“爸爸!”“嗯?”“我是一个小吃货!”

【2岁2个月】“妈妈,是姐姐阿姨……妈妈,是姐姐的阿姨吗?”
“对呀,妈妈是姐姐的阿姨。”
“阿姨是姐姐的妈妈吗?”
“不对,姐姐是阿姨的妈妈……哎呀,你把妈妈都搞乱了!”

【2岁2个月】早上她和妈妈一起睡懒觉,当她睁开眼睛时,我去问她:“晚晴睡醒啦!”她答:“没。我们还在睡呢!”

【2岁2个月】“爸爸!”“嗯?”“你是一个大吃货!”

【2岁2个月】“爸爸,这是火车走的路吗?”——指着轻轨对我说。

【2岁2个月】“这是什么形?”“这是三角形。”“这是什么形?”“这是正方形。”“这个呢?”“这是圆形。”“那这个呢?”“……这是鸡蛋形!”

2015年清明

2014年有那么一段时间,是我前半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早上轻松、欢快地出门,下了班迫不及待地回家。就像自从上了大学之后,无数次梦寐以求的那样,回到了上小学的时候,回到了高中跑家的时候,可以在外面奋勇拼搏,更可以恣意享受家的温馨……
但在我天真的以为这是三十年幸福的起点时,它,却戛然而止。看到电视里少平为了自己的“理想”,拼命地远离自己的家乡的时候,我真为他惋惜。现在的我是多想能够重头再来一次,紧紧地守在她的身旁啊……

“少平想起他做活儿的那家人对他的情义,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人和人之间的友爱并不在于是否是亲戚。是的,小时候,我们常常把‘亲戚’这两个字看得多么美好和重要;一旦长大成人,开始独立生活,我们便很快就知道,亲戚关系常常是庸俗的,互相设法沾光,沾不上光就翻白眼,甚至你生活最大的困难,也常常是亲戚们造成的,生活同样会告诉你,亲戚往往不如朋友对你真诚。见鬼去吧,亲戚。” ——《平凡的世界》第34集

“我相信死亡只是一扇门,当它关闭时,另一扇就会打开。如果让我来想象天堂,我会想象那扇门打开了。在门后,我会发现,她就在那里,等着我。” ——《云图 / Cloud Atlas》

可爱老妈之"晏融园"

“园长!园长!老薛晕倒了!”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跑进园长办公室,边跑边喊。办公室很小,但整洁而温馨,头发花白的园长正伏在门后的办公桌上,出神地望着一个小相框,闻声心头一震,立刻拿起眼镜、跟着小女孩快步跑了出去……

平整的大草坪上,“随机”分布着不同形状、色彩鲜艳的巨大“积木块”,错落有致,它们就是这里的“教室”了。相互之间看似是不经意的摆放,实则经过了认真的设计,让人既不会感觉太挤,又给草坪留出了足够的空间。教室里铺着地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桌椅,没有边角,柔软舒适,围着中心排成不规则的一圈儿。屋顶和“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手工装饰。“墙壁”是半透明的,上面均匀地分布着细小的通气孔,使得整个教室既能遮风挡雨,又与自然“亲密相连”。

可爱老妈之回家

家里,凌晨。漆黑无声的夜里突然一阵猛烈的电闪雷鸣,把大家从睡梦中惊醒。昨晚还满天星星,几个小时不到突然就变了天,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屋里勿明勿暗,让大家心里都有点发毛,全没了睡意。于是大家凑在东屋,相互依偎,静候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谁知沉寂了一会儿之后,并没有刮风下雨,外面反而亮了起来,如同白昼,并有不同颜色的光接连着从窗户上扫过。我壮着胆子跑到堂屋,从门缝儿里向外望去,只见半空中一片浅绿色的草地覆盖在一个小山坡上,中间夹杂着野花,有蝴蝶在花间飞舞。一条小河蜿蜒环绕在山的周围,春光明媚。这一切就像一幅巨大的清新鲜艳的水彩画漂浮在空中,宁静而美好,在这童话般的世外桃源里,能若隐若现地看到大人在散步、孩子们在相互追逐……

我不禁打开门走出去。“画”的周围则是现实世界。但天空中却有一个像太阳一样刺眼的东西在不停旋转,周围发出七彩的光正好扫过窗户。它的中心则射出一道白光,在大地这个“舞台”上游走。突然发现,被白光扫过的地方,无论是人还是牲畜、植物还是建筑,统统瞬间消失,踪迹全无,留下一片毫无人类痕迹的泥土,就像理发师用推子推过脑袋,露出头皮;而“水彩画”,则好像有人正在不断地描摹……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回到屋里。其他人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都觉得恐怖,而我,则在一阵阵兴奋与期待中朦胧地睡去……

页面

订阅 RSS - lfree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