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气

人的思绪如流水,人所处的现实则是承载着水流的沟渠;流水无形,沟渠则有其法则与规矩。水流与沟渠相左,产生激荡,人就会生气,即欲望有所不达。

为了不生气,可以约束流水,使之规规矩矩不去碰壁,甚至使水流静止——能达成者可谓圣人之一。另外,也可以使流水超脱于沟渠。

后者,家庭、责任等等现实,均有可能成为欲有不达之源,故应“常记脑后,弃之心头”——不是因为不敢担当,是因为不能控制;所有的主动,只针对自身,对外界的诉求,施之于“影响”——不带攻击,没有“目的”。

这样是不是太过出世,难成“大事”?成大事者,在于同志;而同志,在于凝聚,不在于招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