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夫妻,
他是我的上司,
她是组织的领袖。

我的家就在他家隔壁,
他锁住了我家的大门,
堵在我家门口。

趁他没注意,
我爬着墙进入,
朝他疯狂丢石头。

我躺在宽大的炕上,
疲惫的想睡,
却不能忘记防守。

他回到了家,
禀告了她,
他们俩拿着棍子来到屋檐下。

我一个人难敌四手,
痛哭流涕,
向他们诉说我的苦。

我说我从早到晚,
忙忙碌碌,
没有时间自由。

围观的越来越多,
他们却谈论起了别的,
我不知道是去还是留。

突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像是一场梦,
好像我在梦里已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