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篮球之终篇

大概是07或08年,在一个坑坑洼洼的球场上打球的时候,与人争抢、跳起后一个不小心脚没踩稳,右小腿部分向外侧扭成了90度。后来是强忍着剧痛,装作没什么事儿的样子,自己一步一步跳回来的。那时哪有像现在这样爱惜身体,过了几个月慢慢可以正常走路了,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依然在球场上猛冲猛撞起来,更有了2011 年的“江湖篮球之开篇”,准备系统而持久的战斗下去了。

最近一年多逐渐发觉右膝关节有些不对劲儿——走路时经常感觉到咯噔咯噔的声音;同样的路程,左膝什么感觉都没有,右膝却隐隐作痛;右腿比左腿更怕冷;在身体左右转动时,经常稍一用力,右膝关节就像当时扭到的那样发生错位。于是想去医院检查检查,但又不敢——万一查出什么问题,我可怎么办啊!不去吧,又怕讳疾忌医最后更严重。几经犹豫,终于还是来到医院。在我描述了情况之后,医生让我躺在床上做了抽屉试验还有什么试验,一开始说是我的半月板撕裂,然后让我去拍X光、做核磁共振,后来判断好像是十字韧带有问题,最后又说只有去做微创手术用关节镜检查才能确定……

在网上找到一个做十字韧带重建的视频,看得人心惊胆战。把人麻醉后,先从小腿上撕下一条“肉”用来做新的韧带——真是撕的,一下子联想到小时候扯掉青蛙的腿,当时差点没晕过去——然后为了把做好的韧带接到关节里的位置,需要在膝盖上切开一个一至两厘米左右的口子,再把用“钢管”连着的一个装置插进去,医生就眼看着电脑屏幕、手握着“钢管”的另一端在那里捅啊捅的——真是比看恐怖电影还恐怖。心想还是算了吧,我宁愿这条腿就这样慢慢的废了,也不想被这样伺候!

不过虽然最终我没有做手术,医生没有给出明确的结果,但我知道,我的这条腿肯定是有问题了。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无所顾忌地跑和跳了,再也不能得意于自己的身体素质了,想得更严重点,我的身体已经不再完整了……

但是很奇怪——我原本以为的莫大的悲伤,并没有持续很久,它只是在脑海中闪过那么一瞬,没有对行为造成任何影响。我没有怅然若失,没有萎靡不振,井然有序地继续学习、工作和生活。不做剧烈运动了,但会时不时来点有氧运动。学习欲望很旺盛,工作充满激情,生活依然快乐。这是为什么呢?温习过前面的“开篇”,找到了答案,故而就有了现在的“终篇”。

我之所以钟爱篮球,原因很简单:一是在球场上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即“我要成为高手”,二是在通往高手的奋斗路上,我能够感受到莫大的快乐。所以我才会始终不忘,乐此不疲,才会一件事断断续续地做了十几年,还计划将来要持续地做下去。

在经过了若干年的青春挥洒和痛苦挣扎,经过了若干年的迷茫无知和探索尝试,我已逐渐确立了人生的目标,慢慢尝到了活在当下的乐趣。虽然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球场上恣意拼搏,但我可以在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里发挥我为篮球的精神。

所以“终篇”并不是终点,因为任何人也逃不出生老病死。它代表了一种成熟,同时也是一种延续和一个新的开始。以后的路还很长,我将一如既往地奋斗下去,在人生这场游戏中,尽情起舞!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