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式感是一个人的生活表达,而仪式感对于生活的意义就在于,用庄重认真的态度去对待生活里看似无趣的事情。仪式的功用就在于提供、促进并传递一种身份认同。仪式进行的过程(认同过程或曰结构化过程)中,其本身会制造、创造、强调、强化某些欲望,也会抵消、打消、掩盖、掩埋某些欲望。

人的一生即是在仪式中度过,从满月到毕业,从婚礼到葬礼,无数个仪式提供无数个身份让你认同。社会中充斥着仪式,既有集体性仪式如宗教祭祀或日常礼节,也有个体性仪式,如偷情之女子反复洗澡或抑郁之白领疯狂购物。

仪式共有的特征就是转化、牵引、移置、压抑、遮掩无意识的欲望。仪式是一种白日梦,是一种保留逻辑盔甲的幻想形式。仪式产生于人们头脑中图景的向外投射,然后认同这些投射出来的图景。这个投射-认同循环的功能和其婴儿时期的雏形一样是用来对抗和哀悼分离和死亡的。所有的仪式都有哀悼和对抗丧失的功能,如葬礼让人们幻想着死者仍然活着,只不过活在阴间而已。

而人类最庞大的仪式便是拉康所说的语言,不是人说话,而是话说人,不是人创造了仪式,而是仪式创造了人,就像演唱会创造歌迷和歌星,运动会创造运动员和裁判一样。在仪式消失的地方言语也消失,随着消失的是人性及人性的枷锁。

——摘自互动百科

关于坏情绪的正确处理

坏情绪就是毒药。能把毒药直接变成营养品吗?不能。只能把它直接排除或让它自己慢慢消散。

所以不要和它直接对抗,身处其中,越理性就越不理性,它所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

时间会让坏情绪慢慢消散;要想直接排除,一个效途径是马上转移关注点,从而产生新的情绪。

每一点坏情绪背后,都有因果可循,待它构不成威胁之后,仔细内察,便是修为提升的契机。

坏情绪是慢慢聚集起来的,不一定要等它爆发之后才去处理,完全可以发觉一点,消灭一点,不给它以积聚爆发的机会。

上述一点不断练习,形成习惯,便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换爸爸

昨天晚上颖妹告诉我,晚晴说如果我的爸爸和曦曦姐姐的爸爸能够交换一下那该多好啊,我问晚晴为什么,她说因为曦曦的爸爸给曦曦买了麦片、糖果……

开始时,我也没太在意,还跟晚晴开玩笑说,“好吧,那就换吧,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管我叫爸爸了,你就管我叫叔叔吧!”可是一天下来,慢慢回味,越来越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其实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因为我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人,不过想多想少都是自己心里面的事,对旁人又造不成太大伤害,又有何防呢?只要绕进来还能再绕出去,别把自己绕晕就好了!

还记得晚晴第一次向别人描述自己的爸爸是这样说的:“我的爸爸是最厉害的,他能把我举得很高很高!“虽然知道那微不足道,可是听女儿用稚嫩的语言以无比崇拜的口气说出来,还是感到很骄傲;现在,她长大了3岁,学会了享受美味,为了糖果和麦片,想要交换爸爸——我当然知道她那样说时只是不经意的、开玩笑的、调皮故意的。糖果和麦片我也当然可以买,但是等她再长大一点,懂得了更多的时候呢?

妈三岁生日

​没有了往日的喧闹,生活,再次归于平静,
长长的玉米垄,就像你走过的,几十年人生。
从头到尾,把一颗颗金黄的玉米,掰下来放到地上,
才能体会,丰收的满足和艰辛!

夕阳映照下,晚晴自顾自乐在其中,
尽头的小树林里,早已没有了我,小时候的踪影。
曾经的大河已经枯干,蜿蜒的小路变得笔直平坦,
沧海桑田,时代变换,原来是这么突然。

一个小饭馆,两大桌酒菜,四代人血脉相连,
大人招呼,孩子捣乱,男人喝酒,女人聊天。
五姐妹中少了你,同样的氛围就有不同,
现在满眼愈发冷清,以前却是无限繁荣。

亮在前边掌舵,爹和晚晴在后面坐,
我骑车断后,小院在老地方守候。
既是开往美好的从前,又是驶向灿烂的明天,
载着沉淀淀的丰收。

曾经的秋风黄叶下,满怀梦想,
却只能暗自鼓励好好学习;
如今的金色余辉里,越来越觉得,
可以开始做点事情!

关于观察与判断

时间就是一台发动机,只要时间不停止,变化就不会停止。我们在任何一刻所做的任何判断——无论是远在天边的,还是近在咫尺的,无论是摸得着看得见的,还是内心深处无法言表的——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过时。世间万物的多样和复杂,使得我们根据所谓经验所做出的或采取的行为,都可有可能是一场刻舟求剑。

最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通过持续地观察所获得的信息和冷静的思考,来不断地调整自己的看法。永远不要认为其他人和周围的事物会一成不变,永远不要自以为是地对其他人和事下一个“定论”,不管这结论会对自己产生负面的还是正面的影响,都不要去相信这“眼前”,以免自己过分小心或疏于防范。

同样的,也不要对自己下定论。每一个今天,都是明天的基础,每一个当下,都会对下一个产生影响。生活不会一成不变,天使或魔鬼也不会突然出现。生活的精要在于,“抓小放大,化繁为简”。

羞内冷,悲恐欲,
愤骄勇,淡主宽,
明爱喜,平开天,
细观察,一二三。

假如我今天没有离去

  • 好好爱惜身体。
  • 好好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 不欠谁的,就是自由。
  • 努力做好一件事。

假如我今天离去

  • 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人世间最大的骗局就是长久。
  • 爹有亮,亮有巧妹,我可以放心了。
  • 颖妹和晚晴怎么办?
  • 这一世的情缘,我带给了她们什么?
  • 我这虎头蛇尾的、短暂的一生,上天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安排?
  • 伟哥这个大“债主”真是倒霉。
  • 不过,我也只能说:抱歉了,各位!
  • 我们都在上天的掌握之中。说不定,我的离去会带给你们好运;也说不定,我们还会在轮回中相遇!
  • 妈,我来了!

高大的窗口,流入满满的、柔和的、洁白的光,墙壁、地板和台阶,在白光的背后,变成单纯的灰色背景—这里,就是天堂。

在窗前,我接过用一尘不染的白布拖着的、熟睡着的、尚未睁眼的婴儿,走下台阶,转过一条走廊,打开一扇门,再穿过另一条走廊,把安详的它,送到它将要出生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是谁,来自哪里,去向何方,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工作”,宁静,简单,不知日月,没有时间。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枯燥和疲惫,每一次端详着同样一尘不染的小脸儿,心里都充满喜悦,春天般的幸福画卷,就浮现在眼前。

页面

订阅 LFRE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