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颖妺之爱心

颖妹的爱心是天然的,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纯洁。“……我对神说过了要去还愿的,所以我一定会去!不过今天我杀生了……”“怎么了?”我问。“我今天打死了好几只苍蝇。”我无语,接着她又一本正经地解释,“我本来是不想打它们的,只是它们太讨厌了,所以我才……不过我想苍蝇寿命那么短,我把它们打死它们就可以早点转世成人了,所以我感觉又好点了!”

可爱颖妹之面子

颖妹不是一个多愁的人,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无忧无虑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她那么容易发福的原因之一。对于自己的身材,其实她是很看得开的,因为她经常自己打趣自己,"瞧我这水蛇般的水桶腰啊"。

不过她有时候还是会在意一些。比如现在,迫于父母的压力,我们准备怀孕了。我就发现她经常把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摸来摸去的。我就笑她,"你别那么疑神疑鬼的,哪有那么快?"谁知她如此回答,"我这样做别人就以为我怀孕了,而不是肚子大!"......

江湖篮球之开篇

我喜欢篮球,热爱篮球。

混在球场,是截至目前我持续做的最久的事之一——从高中到现在,不知不觉竟然有十几年了。一般我不爱叫朋友一起去打球,因为他们往往打一会儿就要走,而我大多时候是在球场一呆一整天。

以前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篮球对我有那么大的魔力,后来才渐渐明白,这种近乎狂热的喜欢是有原因的。

第一,球场是一个江湖,打球就像人生,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但是最大的法则是公平竞争,进球就是收获,赢了比赛就是成功,只要你有实力、肯拼搏,就会赢得队友和对手的尊重;

第二,在这个江湖里,高手无止境,有很多的东西需要学习、练习和领悟,在向高手靠近的路上,你将获得无穷的乐趣。

在球场混过去的十几个春秋里,我从一个球都拍不好的无名小辈——当然到现在也还是一个无名小辈,但其间努力后的每一次“飞跃”,都作为一个个小小的骄傲记在心中。

以后江湖篮球的路还很长,我将一如既往地奋斗下去,并会将我的收获和感想记录于此为念!

随感

“在家会小烦心呢,比方村里同龄人都嫁了,这次回来,终于知道自己不是小孩子了,还真不服气!”

“还早,还早,我们毕业后五年才结婚呢!”

“性质不同,你们那只是早晚登记摆酒的事,我这是嫁不嫁得出的问题……”

“他就在某个地方等你,只是你们还未彼此发现……”

“全世界一样的论调,哈哈。”

……

“他/她就在某个地方等你,只是你们还未彼此发现”,这简单的几个字真的就是那么简单吗?想当初,我就是以这样的“信念”融化了大学三年的寂寞,避免了那一旦产生便不容易抹去的虚度光阴的悔恨的。它是一种信仰,有了信仰,人的心情、周身感觉就会不同,做事的态度就会不同,由此产生的结果就会不同。对于一个人来说,有了那几个字与没有那几个字完全是天壤之别,真正有过切身体会的人自然会理解,但对于没有感受过的人,那几个字意味着什么?一件最普通的礼物?一件最不起眼的衣服?一句用得最多的祝福?

我觉得很可惜。我把曾经通过的、通向无限风景的一扇门告诉人家,人家却因为这扇门装饰得太朴素而不愿意深入,而我又想不出,除了他自己经历一遍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完全了解其中的精妙之处……

兴趣与克制

我一直在追求一种快乐和轻松的学习状态,就像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中的那个牛人一样,可这是否就意味着不需要克制、随心所欲、完全听凭于兴趣的指引?

兴趣是一种情感,生理、天气、环境、他人的言语,周围的一切随时会影响我的感觉,阳光明媚时心情舒畅,阴雨连绵时心里沮丧,情感的不稳定由此可见一斑。兴趣也一样,开始接触某事物,新鲜、好奇,乐此不疲,时间久了,兴趣就开始减淡,如果再遇到困难、挫折,很可能就会厌烦、不想再去碰它。

成功之前,也许迷茫、痛苦、疲惫,成功之后一切的不快都会变成喜悦。所以要想学有所成,不能全靠兴趣——想学就学,不想学就不学,必须要能够自我克制,让正确的理性,在心里开始产生惰性、厌倦等负面情绪的时候,鞭策和激励自己继续向前。因为,我的“想”与“不想”就像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阴晴不定,跟着它走,它不会把我带到山顶。

这时又产生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应该在多大的程度范围内实行这种“自我强制”。因为一味的逼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也是不对的,真正不喜欢做的事,勉强去做不会有乐趣,如果真是这种情况,就应该立刻停下来,去做其他更喜欢的事。所以关键就是区分我的“不想”,究竟是打心底里的不想还是只是暂时的情绪。

值得纪念的中秋

今天是八月十五,据新闻说很多在逃嫌犯此时扎堆到公安局自首,各大饭店的团圆饭也都供不应求。珠海这里家家都在门口摆出香龛祭品,也不知道是拜祭祖先还是拜祭神仙。

这个中秋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的心开始变硬变冷,觉得现在自己才真正成为一个“大人”——小孩眼中的大人,在人生的残酷事实面前,不会被打得爬不起来,依然可以站起来走路,直到终点。

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接受残酷本身也很残酷,我害怕从此变得麻木和冷血,对世间的情感无动于衷,可这似乎是人类传承过程中每一个正常灵魂从生到灭的必经之路。

所以,出生就像进入一个圈套,在你天真的以为美好会永恒之时,造物主便会告诉你一切终将归为沉寂;在你以未来还很远掩耳盗铃之时,他就会一锤子敲开你的梦幻,把你带到现实跟前。

可我又能怎样呢?跳出这个圈套吗?自杀?还没有达到那样的境界,姑且以所谓“坚强”之心来给那些还未长大的孩子带来一些温暖吧,我想,这是每一个“大人”在做的……

小院的菜园

“强制上环”

“上环”这个词是小时候听到的,那时它是大人们嘴里出现最多的词之一。直到昨天,我还觉得神奇,为什么只是“照一下”(X光),都没有接触,就能把子宫控制住。今天才知道“上环”没那么简单,它要把一个所谓“宫内节育器”的东西植入女性体内,使其通过机械及生理方式影响子宫的正常行为。

据说现在一些地方是强制上环,也就是女人生完第一个小孩之后,就要去上环,否则不给小孩上户口。网上有非常多的妈妈、准妈妈抱怨、投诉、抗议,最终却大部分被居委会的人、计生办的人,威逼利诱拉去作了上环手术。

知道后久久不能平静……

估且认为这个“环”对人体没有任何影响(实际上有网上有很多关于这个环的副作用及带上后不良反应的陈述),房价高、物价高、医辽费用高、教育费用高、毒奶粉、毒鸡蛋、毒肉毒油毒馒头、贪污腐败、行贿受贿、气候异常、环境污染等等等等,这些问题我们管不了,难道自己的身体、妻子的身体,我们还维护不了吗?如果这都做不到,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做得了主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就是天王老子也没权利动一根毫毛。

页面

订阅 LFRE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