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亮仔燕子喜结连理

英姿飒爽身材好,
浪漫相逢在海滨。
燕赵湘川千里远,
今生前世有缘身。
诗词书画豪情女,
笑饮歌谈率性人。
九九同聆金锁曲,
百年共唱凤鸾音。

可爱颖妹之“火星语”摘录

可爱颖妹经常说出一些可爱的话来让人忍俊不禁。对于不爱说笑的我来说,颖妹绝对是我的开心大西瓜。

* “快点啊!”颖妹催我。“几点啦?”“都一点二了!”
* “好热呀,再热都快把我热成鳖了……”
* “都知道我是二五,所以没人敢惹我……”颖妹这样向我吹嘘她在公司里的地位。
* “你已经把我惹毛了,再惹一次试试!”颖妹这样威胁我。
* “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一次看了一个电视剧之后,颖妹感慨。“‘君子好逑’啥意思?”我问。“就是君子喜欢追求。”
* “他还真是个‘Fen’青啊”——又感慨。“‘Fen’青啥意思?”我问。“就是奋斗中的青年。”
* “你也太不会体恤人了……”
* “你不知道今天我有多聪明,我打114知道拨外地的区号。”
* “我要辞职就是十八个驴也拉不回来。”
* “就算吵到京城去也没用啊……”
* “我的头发又长高了!”
* “将来我也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我开玩笑说。“你等着吧,我就让你红旗倒了。”
* “我吃软不吃硬,以后你别给我吃硬的……”
* “你唱的什么破歌呀,‘猿猴是我祖先,我是猿猴子孙’?”……:( 原歌词是“‘炎黄是我祖先,我是炎黄子孙……’

全民大娱乐

作曲:张萌萌
填词:张萌萌
监制:张萌萌

全民大娱乐的时代全民大娱乐
全世界的娱乐秀是一个赛一个
全民大娱乐的时代全民大娱乐
全民投入娱乐秀玩儿命的娱乐

超级女声方唱罢了好男儿再歌
绝对唱响我型我秀闪亮新主播
梦想梦到星光大道梦到梦想中国
舞林大会名声大震是升级版的嗑儿

PK台的上下总是眼泪哗哗的
煽情煽得稀里花啦是中国特色
全民短信投票谁又赢了一个回合
这移动联通小灵通是相当的乐呵

全民大娱乐的时代全民大娱乐
全世界的娱乐秀一个比一个火
全民大娱乐的时代全民大娱乐
全民投入娱乐秀玩儿命的娱乐

这大片拍得那家伙你太有才了
咱2008开幕式也就是这样了么
想让咱们的年轻人学点儿什么呢
把血腥暴力阴谋乱伦又给咱们上了一课

炒来炒去的风流恩怨点击率豁多
掀开遮羞布来看看这个这个潜规则
忽悠忽悠接着忽悠你也太靠谱了
都生活在地球上 
这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ATM取钱

曾经多次ATM取钱后忘拿卡结果卡被人盗刷或被吞,过后悔恨不已又莫名其妙,我TMD的怎么老是不长记性呢?前两天又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不过这次精确捕捉到了当时大脑的思维状态,原来导致该问题的根源,是大脑的思维过程更像是一个“单核”CPU的运行。

插卡、输入密码、选择取钱,这些操作是不会错的,因为错了之后外界就会有明显的提示中断大脑当前正在执行的任务——“取钱”。钱到手后,我的大脑马上开始了另外一个“高优先级”的任务——“思考取到的这些钱该怎么分配 ”,当然“走出交行大厅”等同样是高优先级的任务也同时被执行。此时“取钱”这个任务并没有彻底完成,但因为钱已经到手、拿回卡就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直到排在我后面取钱的那位正直的兄弟追出来告诉我忘拿卡(硬中断)了之后我才想到“取钱”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

其实我是“知道”取钱后应该拿卡的,但是这个知识相当于是存储在“硬盘”上的数据,如果在“取钱”这个任务起动之前该知识没有被载入“大脑内存”,那么拿到钱后在没有任何“中断”提示的情况下,大脑(CPU)就应该是没有机会去执行“拿回卡”的操作了。

第三开篇

为了展示与回忆……

可爱颖妹之和僵尸有个约会

颖妹虽然平时丢三落四的,但工作起来特别认真。一天凌晨,迷迷糊糊中听见好像颖妹在跟谁讲话,彬彬有礼的,“恩,你看这样行不?”我知道她肯定又梦到上班跟客户谈生意了。早上起来,问她是不是又梦到上班了,她说“没有啊,我梦到被僵尸活埋,1000年后才醒来,又碰到那个僵尸,他吃了人后还想去西安(颖妹是西安人),我就跟他说让他去南方发展……”

同志

下午回家路过九州城公交站。 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乞丐”正满脸堆笑地在一位靓女面前一下一下地掂着他那装着几个硬币的饭盆儿。 靓女把头使劲扭在一边——有时候他们那种“执着”真的是让人挺讨厌的。 刚走过他们,突然听见身后“咣当!”一声,谁把易拉罐砸在地上了。 回过头一看,不远处一个“捡破烂儿”的老头儿从地上拾起扔过来的易拉罐,踩扁,塞进半空的破尼龙袋子,伸出大拇哥,然后朝着乞丐热情一笑,乞丐也回以热情一笑。原来是老乞丐捡到瓶子给了捡破烂的老头。 不说是习惯了最起码也见过不少生活中真真假假、遮遮掩掩的人,突然觉得身体里有一种温暖在奔流。 决定了,以后不管怎么不习惯人家的“工作方式”,也一定要支持一下,因为:第一,我不缺那几块钱;第二,我们是同志。

可爱小姑娘

去楼下的小卖部买洗衣粉,老板在看电视,他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儿正趴在桌子上写 作业。“洗衣粉多少钱一袋?”我问。老板看了看说“六块”,我刚要掏钱,那个小女孩皱着眉头对着他爸爸坚定地反驳到:“五块五!”老板欲待争辩,无奈女儿 那么认真只好赔笑跟我说记错了……

可爱颖妹之绝妙好理由

颖妹虽然总是喊着要买新衣服,但其实她并不是一个特别讲究穿着的人。 昨天晚上要去参加一场婚宴,上班走时她换了一条白裤子,走到路上发现裤子上全是红色的笔道道——她把笔装在包里,结果笔尖把包戳破漏出了头,正好画在裤子上。除了工服外,她还真没几件平时穿的像样衣服。我就陪她到不远的万业百货去买。我看中了一条,觉得她穿起来显成熟一些,她说太老了,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她老大不愿意的买了,我又给她挑了一件竖条纹的上衣,一起穿着去上班…… 晚上回来我问她,“有没有人说你的衣服好看?”她漫不经心地说“没有。”“那有没有人说你的衣服不好看?”“有。”“她们怎么说?”“她们说‘怎么穿成这样啊!你太不会审美了吧?’”“都谁说了?”“好多人呢。”“那你怎么说的?”“我说‘这又不是我买的,我的审美怎么会这么差呢!’”……就此她心安理得的穿起了这件在别人看来“不合审美”的衣服了。

页面

订阅 LFRE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