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老妈之回家

家里,凌晨。漆黑无声的夜里突然一阵猛烈的电闪雷鸣,把大家从睡梦中惊醒。昨晚还满天星星,几个小时不到突然就变了天,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屋里勿明勿暗,让大家心里都有点发毛,全没了睡意。于是大家凑在东屋,相互依偎,静候着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谁知沉寂了一会儿之后,并没有刮风下雨,外面反而亮了起来,如同白昼,并有不同颜色的光接连着从窗户上扫过。我壮着胆子跑到堂屋,从门缝儿里向外望去,只见半空中一片浅绿色的草地覆盖在一个小山坡上,中间夹杂着野花,有蝴蝶在花间飞舞。一条小河蜿蜒环绕在山的周围,春光明媚。这一切就像一幅巨大的清新鲜艳的水彩画漂浮在空中,宁静而美好,在这童话般的世外桃源里,能若隐若现地看到大人在散步、孩子们在相互追逐……

我不禁打开门走出去。“画”的周围则是现实世界。但天空中却有一个像太阳一样刺眼的东西在不停旋转,周围发出七彩的光正好扫过窗户。它的中心则射出一道白光,在大地这个“舞台”上游走。突然发现,被白光扫过的地方,无论是人还是牲畜、植物还是建筑,统统瞬间消失,踪迹全无,留下一片毫无人类痕迹的泥土,就像理发师用推子推过脑袋,露出头皮;而“水彩画”,则好像有人正在不断地描摹……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回到屋里。其他人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都觉得恐怖,而我,则在一阵阵兴奋与期待中朦胧地睡去……

关于完美 - 最好的是享受着不完美的时候追求完美,最坏的是抱怨着不完美的时候妒忌完美。不完美是常态,完美是稀有。我们所见的完美很可能只是这种难得的完美心态。

朋友结婚,网上订购了一套画作为贺礼。共有四幅,分别是春夏秋冬,每一副上均有两只鸟,寓意“永结同心”、“白头偕老”。到货后才发现,当初没看仔细,其中三张上是两只鸟,而另外一张只有一只!坑啊!退货再选其他礼物已经来不及,这可如何是好?只有急中生智、狗急跳墙了……

这次阿光过来,我发现我们之间交流变得很顺畅。是我变得更有耐心了呢?还是阿光变得更成熟?阿光说,“都有吧!”

挂气球

朋友的面馆开张,找我们帮忙布置一下,其中还有两个德国人。

现在要把已经用线系起来的一大串气球,围成一个圆形固定到天花板上。我就想拿双面胶往气球上一贴,再把气球往天花板上一按就OK了,方便快捷,不费功夫—因为上次晚晴过生日我们就是这样搞的,虽然说过了不到两天粘在墙上的气球就掉的掉、爆的爆,剩不到几个——开业也就那么一会儿嘛!

不过正在我找双面胶的时候,那两个德国兄弟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踩着梯子,小心翼翼地把两块天花板接缝的地方抬起来,然后插一根牙签进去,再把一根细线绕在牙签上垂下来。这样其他人在下面把垂下的线系在串气球的线上,另一头轻轻一拉,气球就被吊上去了。

在弄清了他们的设计意图之后,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久闻德国人的严谨及其工业技艺之精湛,今天竟被我亲眼见证了!

他们的做法虽然很麻烦,但结果却远比用双面胶好:首先用线挂住别说两天,就是两个月也不一定掉,更重要的是不会把胶粘到新刷的天花板上—粘上之后很难清理干净,不小心就把天花板弄成黑乎乎的一片。

佩服的同时也很汗颜。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做得更好,精益求精,只看有没有这个意愿和这个毅力!

看来下次再挂气球时,我要试一下德国产的双面胶了!(@_@)

我的“青春”

网上一则新闻:“中年男子某某经法院判决离婚后,用砖头拍死妻子情人……据警方介绍,该男子32岁……”靠,不是吧!32岁就成了“中年男子”?特意谷歌了一下,维基百科上给出“中年”的解释是“年龄在40至50周岁左右年纪的人”……

即便如此,想想即将到来的五四,听着HIFI歌手翻唱的老歌,思绪还是不由自主地回到了若干年前——那个也把三十几岁的人看作是长辈的年代。

那时的自己是如此的稚嫩。长发中分,抹上一大坨“摩丝”,镜子和梳子揣在怀里,没人的时候就偷偷摸摸地拿出来梳梳照照,走在街上还蛮不好意思,好像所有人都在打量着自己。

那时的情感是如此的单纯。异性的吸引,源于对另一个世界的无比好奇。纸笺传情,然而所谓“情书”只是谈天说地,相互勉励好好学习。当初恋女友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竟然身子颤抖、不知所措。

那时的世界是如此的神秘。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一切都想尝试。可以不分昼夜,三天读完一部《红楼梦》,也可以连续几个晚上潜伏在学校的微机室,不是看电影打游戏,而是通宵打字,只为了体验那老式机械键盘按下抬起时“嚓吱嚓吱”的高科技。

说“时间过得真快呀”或者“时间过得好慢啊”,往往是在回首过去;如果非要在当下这一刻感受时间长度,那很可能是在浪费时间。 对时间最理想的感觉是与它保持相对静止,而不是一会儿觉得它快,一会儿又觉得它慢—在喜欢的路上潇洒地走下去,就像时间不会流逝。

阳历2013年的最后一天,颖妹告诉我说晚晴会走路了,第一感觉竟然是伤感!……

江湖篮球之终篇

大概是07或08年,在一个坑坑洼洼的球场上打球的时候,与人争抢、跳起后一个不小心脚没踩稳,右小腿部分向外侧扭成了90度。后来是强忍着剧痛,装作没什么事儿的样子,自己一步一步跳回来的。那时哪有像现在这样爱惜身体,过了几个月慢慢可以正常走路了,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依然在球场上猛冲猛撞起来,更有了2011 年的“江湖篮球之开篇”,准备系统而持久的战斗下去了。

最近一年多逐渐发觉右膝关节有些不对劲儿——走路时经常感觉到咯噔咯噔的声音;同样的路程,左膝什么感觉都没有,右膝却隐隐作痛;右腿比左腿更怕冷;在身体左右转动时,经常稍一用力,右膝关节就像当时扭到的那样发生错位。于是想去医院检查检查,但又不敢——万一查出什么问题,我可怎么办啊!不去吧,又怕讳疾忌医最后更严重。几经犹豫,终于还是来到医院。在我描述了情况之后,医生让我躺在床上做了抽屉试验还有什么试验,一开始说是我的半月板撕裂,然后让我去拍X光、做核磁共振,后来判断好像是十字韧带有问题,最后又说只有去做微创手术用关节镜检查才能确定……

页面

订阅 LFREE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