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相聚时刻。

我开始变轻,然后急速上升,不断穿过一层层的云

——眼睛往下看时,身子前倾,一度担心会摔下去。

最终我来到一大片平坦的云层上,

妈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我走上前去,挽住她的胳膊,

然后我们漫步云间,闲话家长……

他们是夫妻,
他是我的上司,
她是组织的领袖。

我的家就在他家隔壁,
他锁住了我家的大门,
堵在我家门口。

趁他没注意,
我爬着墙进入,
朝他疯狂丢石头。

我躺在宽大的炕上,
疲惫的想睡,
却不能忘记防守。

他回到了家,
禀告了她,
他们俩拿着棍子来到屋檐下。

我一个人难敌四手,
痛哭流涕,
向他们诉说我的苦。

我说我从早到晚,
忙忙碌碌,
没有时间自由。

围观的越来越多,
他们却谈论起了别的,
我不知道是去还是留。

突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像是一场梦,
好像我在梦里已醒。

又梦见妈了

跟我们去旅游

回家的路上

她却一个人蹒跚地走

经提醒我才注意到

赶忙上前

握住她打颤的手

冰冷瞬间不见

掌心交织着暖流

她又开心的笑

说还是这样暖呼

于是梦里梦外

又一次让泪水

淹没了枕头

妈三岁生日

​没有了往日的喧闹,生活,再次归于平静,
长长的玉米垄,就像你走过的,几十年人生。
从头到尾,把一颗颗金黄的玉米,掰下来放到地上,
才能体会,丰收的满足和艰辛!

夕阳映照下,晚晴自顾自乐在其中,
尽头的小树林里,早已没有了我,小时候的踪影。
曾经的大河已经枯干,蜿蜒的小路变得笔直平坦,
沧海桑田,时代变换,原来是这么突然。

一个小饭馆,两大桌酒菜,四代人血脉相连,
大人招呼,孩子捣乱,男人喝酒,女人聊天。
五姐妹中少了你,同样的氛围就有不同,
现在满眼愈发冷清,以前却是无限繁荣。

亮在前边掌舵,爹和晚晴在后面坐,
我骑车断后,小院在老地方守候。
既是开往美好的从前,又是驶向灿烂的明天,
载着沉淀淀的丰收。

曾经的秋风黄叶下,满怀梦想,
却只能暗自鼓励好好学习;
如今的金色余辉里,越来越觉得,
可以开始做点事情!

亮结婚,我和妈一起,站在村口,迎接宾朋,真好!(@_@)

妈两周年

​【2016年9月29日周四~2016年10月5日周三】

踏进大门的一刹那,
没有之前那样久别的陌生,
也没有给你过第一个“生日”时那般沉重,
这个小院,就如同从心底灿烂笑着的你,
像以前无数次一样,正迎着我们的到来。

老叔说今年是喜事,那一天谁都不能哭,
原来,先人已经将尘世的规律,总结得如此细致,
但也许是因为,
人们根本无法想象另外的世界,
根本无法洞悉造物主的精妙安排。

坟地的照片我都忘了拍一张,
但是不重要,因为你根本不在那里,
我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
你就在我身边,
默默地陪伴着我,到天涯海角。

家里新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
我一骑上就爱不释手,
亮也更加懂事和成熟,
我又想起了我们在幸福路上的每一次进步,
你看着吧,这条路我们还会继续走。

这一次回来,是那样自然和充实,
我麻木的头脑又恢复了动力,
枯萎的梦想重新燃起,
我要准备去自由飞翔了,
还是为了这个小院,为了你。

临行前,妈包的饺子,烙的大饼,吃得真香!

妈一周年

【2015-10-10 周六 ~ 2015-10-16 周五】

第一次回到这个没有了你的家,
只是躲进茅房哭了一小会儿,
时间,
已经把想象中巨大的凄凉冲刷成简单的悲伤。

每一件伴我长大的物品,
每一个你曾日复一日打扫的角落,
都是那么亲切和自然,
它们散发出神奇的力量,让我们永远团圆。

你用尽所有的力气,
撑起我的世界,使它不断宽广;
我却愚蠢地以为,
自己与这个小院渐行渐远……

无论在哪里,都会有生活的快乐与痛苦;
通过任何方式,都可以去开拓生命的丰富。
偏偏是我自己,蒙住了双眼,
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里,辜负了你十几年的守候!

以前,是你为所有人操劳;
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大家为你一人忙活。
我突然觉得,虽然你已先行,一定可以更亲密地陪伴着我,
剩下的日子,我应继续在这里未竟的梦想和“快乐”!

  • 真正关心一个人生日的人,不是他自己,也不是他的爱人或朋友,是他的母亲。
    这一个生日,是我生日的祭日。
  • 前天晚上颖妹和晚晴从西安回来;在她们回来之前,《卡尔威特的教育》第二次阅读完成;今天,是我真正做为一个爸爸的开始。

页面

订阅 RSS -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