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羞内冷,悲恐欲,
愤骄勇,淡主宽,
明爱喜,平开天,
细观察,一二三。

“少平想起他做活儿的那家人对他的情义,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人和人之间的友爱并不在于是否是亲戚。是的,小时候,我们常常把‘亲戚’这两个字看得多么美好和重要;一旦长大成人,开始独立生活,我们便很快就知道,亲戚关系常常是庸俗的,互相设法沾光,沾不上光就翻白眼,甚至你生活最大的困难,也常常是亲戚们造成的,生活同样会告诉你,亲戚往往不如朋友对你真诚。见鬼去吧,亲戚。” ——《平凡的世界》第34集

这次阿光过来,我发现我们之间交流变得很顺畅。是我变得更有耐心了呢?还是阿光变得更成熟?阿光说,“都有吧!”

挂气球

朋友的面馆开张,找我们帮忙布置一下,其中还有两个德国人。

现在要把已经用线系起来的一大串气球,围成一个圆形固定到天花板上。我就想拿双面胶往气球上一贴,再把气球往天花板上一按就OK了,方便快捷,不费功夫—因为上次晚晴过生日我们就是这样搞的,虽然说过了不到两天粘在墙上的气球就掉的掉、爆的爆,剩不到几个——开业也就那么一会儿嘛!

不过正在我找双面胶的时候,那两个德国兄弟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踩着梯子,小心翼翼地把两块天花板接缝的地方抬起来,然后插一根牙签进去,再把一根细线绕在牙签上垂下来。这样其他人在下面把垂下的线系在串气球的线上,另一头轻轻一拉,气球就被吊上去了。

在弄清了他们的设计意图之后,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久闻德国人的严谨及其工业技艺之精湛,今天竟被我亲眼见证了!

他们的做法虽然很麻烦,但结果却远比用双面胶好:首先用线挂住别说两天,就是两个月也不一定掉,更重要的是不会把胶粘到新刷的天花板上—粘上之后很难清理干净,不小心就把天花板弄成黑乎乎的一片。

佩服的同时也很汗颜。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做得更好,精益求精,只看有没有这个意愿和这个毅力!

看来下次再挂气球时,我要试一下德国产的双面胶了!(@_@)

妈妈过生日,爸爸跟四岁大的女儿说,“宝贝儿,来,我们一起去买给妈妈买生日蛋糕好不好?”女儿在一旁玩自己的玩偶,无动于衷。爸爸又问,“宝贝儿,当你很喜欢的人过生日时,你应该怎么办呢?”这时女儿答:“跟她一起玩!”—来自Quora问答网。 幸福是一种身心上的满足。人人都需要幸福。朝着目标迈进是我的幸福;我的目标之一是让亲人们幸福。 对于亲人来说,我所能给予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不是金钱和物质,而是时间和态度。

强势?弱势?

深圳傍晚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三岁小孩出去散步,孩子在前面跑,结果一声巨响被一辆车撞得鲜血流了一地,当场死亡,父母吓呆了,半天不能动弹。肇事者逃脱一晚上后自首—醉驾者的惯用伎俩。 

不禁YY:酒驾之所以屡禁不绝,可能与驾驶者的心里优势有很大关系,第一他不怕人撞车,因为人撞不过车;第二即使撞了人也可以或者可能通过某些手段摆平。如果让他醉酒驾车去闯地雷阵,估计他也不太敢,除非他真的喝得神智不清,不过这时他应该也操作不了离合器与油门了。当然有的行人也有心里优势,以为你就是不敢撞我,这对于正常的司机是成立的,但对于不正常的就不成立了,我就是敢,“撞倒几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所以还是开车的优势大一些。

这种优势与劣势、强势与弱势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在倡导尊重每一个体的场合下还是应该尽量避免,比如职业拳击赛会分重量级、次重量级、轻重量级等多个级别。当然马路上也有人行道,不过画在路上的人行道和车行道交叠在一起,而且很多路口的交通灯设置自相矛盾,行人和车辆可以同时通过,这样就还是有强势和弱势的冲突。

那怎么办呢?第一可以把车行道与人行道绝对分开,类似现在城市中的自来水管道,所有的车辆在管道中跑,这样从根本上杜绝了强弱势的冲突,不仅可以避免交通事故,还可以省去那么多交警和城管们的麻烦。

江西醉驾致四人死亡——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对年轻情侣,肇事者带着一身酒气下车后说“不就撞倒几个人吗,老子赔钱就是了……”

不禁YY如下:如果A和B是争夺同一块食物的野兽,他们可以互相残杀;如果A是奴隶主或皇帝,B是奴隶或子民,A对B可以任意宰割;如果A是军阀战犯或是白人庄园主,B是俘虏或是黑奴,A杀死B可以随心所欲;如果A是胡图族民兵,B是图西族平民,A杀死B可以像踩死蟑螂一样容易。但我就不懂了,在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里,在没有触犯可以被判处死刑的法律前提下,生是公民的最基本权利,那究竟是什么可以让一个生命把另外一个生命看得如此轻贱?我认为对于这种因为无视他人生命而剥夺了他人生命的,必须予以严惩,必须以另人同等痛苦的方式一命还一命,才不失国法,不失天理。

如果你拥有一个强大的对手,说明你也必定强大。科幻作家刘慈欣所构想出来人类对付外星高级文明的终极武器是“心机”,那么与其相对的“真实”,也必定威力无穷。很可能“三体”文明就是在成员间零沟通代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人与人之间的绝大多数矛盾起源于猜疑,当你知道对方以完全真实的面貌示人,便会尝试着去理解,当你愿意去理解,表示你已开始接受,当你接受了对方,便不会产生矛盾—化问题与无形,这便是真实的力量!

酒驾

晚上在朋友家里吃饭,有人开车不能喝酒,所以大家就聊起了酒驾。

朋友的朋友的老公——一个看上去瘦了吧唧因此显得挺精明讨厌的中年男人,开始讲起了“英雄”事迹:他说“很多人(酒驾)被察了都是扔下车就跑,我一个朋友,喝了酒,遇到警察,下车后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就喝,喝完之后跟警察说‘好,我喝酒了,我不开车,你帮我把车拖回去吧!’这样一来警察也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喝,所以也没办法……”“我靠!”我心里惊呼,“这畜生还真他娘的聪明!”

想起王朔的一条微博:说中国人是猪,感情上不能接受,可很多事实一直都在验证中国人是猪这一事实。不侵犯自己的利益,就光知道埋头赚钱,谁死都和自己个儿没关系。一旦伤害到自己了,马上就惨叫,叫得简直哭天抢地,然后一个大白馒头扔过去,立马又焉了,别人喊的时候,丫依然埋头吃喝。很多人很聪明,就是没用到正经地方。酒是很有吸引力,车又不能不开,这时候真应该让他去体验一下亲人们被70码撞起十几米高后的悲痛欲绝,看他还忍得忍不住!除非他没有亲人。

页面

订阅 RSS -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