咀嚼

关于坏情绪的正确处理

坏情绪就是毒药。能把毒药直接变成营养品吗?不能。只能把它直接排除或让它自己慢慢消散。

所以不要和它直接对抗,身处其中,越理性就越不理性,它所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

时间会让坏情绪慢慢消散;要想直接排除,一个效途径是马上转移关注点,从而产生新的情绪。

每一点坏情绪背后,都有因果可循,待它构不成威胁之后,仔细内察,便是修为提升的契机。

坏情绪是慢慢聚集起来的,不一定要等它爆发之后才去处理,完全可以发觉一点,消灭一点,不给它以积聚爆发的机会。

上述一点不断练习,形成习惯,便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关于观察与判断

时间就是一台发动机,只要时间不停止,变化就不会停止。我们在任何一刻所做的任何判断——无论是远在天边的,还是近在咫尺的,无论是摸得着看得见的,还是内心深处无法言表的——说不定下一秒钟就会过时。世间万物的多样和复杂,使得我们根据所谓经验所做出的或采取的行为,都可有可能是一场刻舟求剑。

最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通过持续地观察所获得的信息和冷静的思考,来不断地调整自己的看法。永远不要认为其他人和周围的事物会一成不变,永远不要自以为是地对其他人和事下一个“定论”,不管这结论会对自己产生负面的还是正面的影响,都不要去相信这“眼前”,以免自己过分小心或疏于防范。

同样的,也不要对自己下定论。每一个今天,都是明天的基础,每一个当下,都会对下一个产生影响。生活不会一成不变,天使或魔鬼也不会突然出现。生活的精要在于,“抓小放大,化繁为简”。

假如我今天没有离去

  • 好好爱惜身体。
  • 好好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 不欠谁的,就是自由。
  • 努力做好一件事。

假如我今天离去

  • 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人世间最大的骗局就是长久。
  • 爹有亮,亮有巧妹,我可以放心了。
  • 颖妹和晚晴怎么办?
  • 这一世的情缘,我带给了她们什么?
  • 我这虎头蛇尾的、短暂的一生,上天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安排?
  • 伟哥这个大“债主”真是倒霉。
  • 不过,我也只能说:抱歉了,各位!
  • 我们都在上天的掌握之中。说不定,我的离去会带给你们好运;也说不定,我们还会在轮回中相遇!
  • 妈,我来了!

高大的窗口,流入满满的、柔和的、洁白的光,墙壁、地板和台阶,在白光的背后,变成单纯的灰色背景—这里,就是天堂。

在窗前,我接过用一尘不染的白布拖着的、熟睡着的、尚未睁眼的婴儿,走下台阶,转过一条走廊,打开一扇门,再穿过另一条走廊,把安详的它,送到它将要出生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是谁,来自哪里,去向何方,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工作”,宁静,简单,不知日月,没有时间。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枯燥和疲惫,每一次端详着同样一尘不染的小脸儿,心里都充满喜悦,春天般的幸福画卷,就浮现在眼前。

关于亲密关系

人生之路渐行渐远、渐繁渐险,所以越到后来越难遇行人、越少有同伴,也是件很正常的事;而此时,也更加可以放开心胸,大声歌唱。

2016过年杂感

给自己最好的礼物,是思想而不是衣装;
给亲人和朋友最好的礼物,是爱心和包容;
给世界最好的礼物,是启迪和帮助。

现在的情况是,理论泛滥,缺少实践。

一个男人,就是要建设一个家;一个女人,就是要滋润一个家。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必定凶险。但最直接包裹着自己的,并不是外界的明枪暗剑、善意慌言,而是由自己的想法和认识构筑起来的一道情感围墙。你看到的全是美好,这堵墙就是温暖的;你看到的全是险恶,这堵墙就是冰冷的。如果你什么都看到了,这堵墙就不存在了,那么你是自由的。

关于爱情观的不定期反复

  • 爱情没有终点:以前的观念要改一改了,爱情不只是简单的亲情+友情,除此之外肯定还有其他的成分;爱情是个人的事,与家庭和责任无关,但两者又不冲突。
  • 单纯的爱情是会流动的感觉,有赖于双方的互动,它没办法强求,也不能被左右;来了就来了,挡也挡不住,走了就走了,留也留不住。
  • 永远不要对发展变化中的事情盖棺论定!不要预先肯定,也不要急于否定!
  • 你有没有房,我有没有房;你有几辆车,我有几辆车;你有多少钱,我有多少钱;你当什么官,我当什么官……这些具体的比较标准背后,隐藏的实际涵义是你有多成功,我有多成功—也就是满足了基本温饱需求之后在更高层次上的追求。之所以把它量化具体到房子、车子、职位、存款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不仅是因为人本身在智力、思维上的局限以及评判工具、方法和环境的局限,更重要的是由于人性的复杂及人生经历本身的复杂。就像人们总是要在理想环境下、无干扰状态下去研究科学问题。

2016中秋

【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下午6时19分(中秋)】

今天,才终于感到有些“生气”在身体内。此前一周先是头痛发冷,后来发烧咳嗽,吃了国玮的药,颖妹的药,都不管用;到人民医院挂了号,一个年轻的女医生给开了两百多一盒的进口药,吃了以后坚持上了一天班,结果还是不行,不得已只好请了两天假,再次到医院看了副主任医生,打了两天的吊针……

其实从上个周一开始,整个身体就开始处于极度疲倦的状态下运转了。早上一直想早点起来,希望还像以前在创意谷一样,能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做麦田的生产管理系统(以前是一个小时)——自从到了中山,平时很少有时间去做了,进度已经渐渐落下了很多,真怕下次唐总再问起时无言以对——可是定好6点的闹钟,往往要6点半才能挣扎着起来,此时以最快的速度洗脸刷牙刮胡子,再匆忙跑去吉大站坐公交到珠海站——路上买个三角饼加一杯豆浆,都不一定能赶上7点25珠海到中山北的轻轨,因此经常要打的或者改签。

页面

订阅 RSS - 咀嚼